延冬

我好帅!

· 林涉

杂,超杂,慎关
虫铁大概可逆?
雷安可逆不可拆
叶黄叶蓝不可逆
永远不会写剧情的二流子狗
没错还是辞藻堆砌的典型人物 欢迎扩列,不过当前闭关修行。
喜欢那种专心于单个cp或单独一个人物的人,不像我。
我还没找到我的命中注定。

锤基/温度

*一时兴起 短打


礼物


白色纸页摩挲着指腹,坚硬柔软的触感,方才片刻阅读过的东西早就掺了冗乱的思绪,纷纷都落了空。目光不时越过眼前的书页,偷偷掠向一旁书架上的盒子,先是一眼,接着再一眼,终于放下手中未曾翻过页的书本,站起身来,像是自己原本就预料过的那般,双手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捧下。

深褐色礼盒上绑紧了粗陋系好的黑褐双色礼结,又好像被无奈的细细整理过一番。盒中静静躺着一颗颜色朴素的概念灯。他轻手轻脚坐在地板上,指尖所触冰凉。身上的绿色长袍垂落,漾起一条条狭长的褶皱,于是悄然褪下,随手撂到触手能及的地方,并拉上帘子,在昏沉阴暗的屋子里,轻轻给灯通上电。


星星


小小...

2018-09-23

花怜/三升缘

中元节   子时


山谷深处红光浅淡,三两小鬼穿得板正,仪态行走也自然地恰到好处,正聚于此谈笑风生。只是若耳朵贴着墙根听听,字里行间学不来的油腔滑调和穿插其间的二三个理解不能的浑段子令人本能的退避三舍,唯恐避之不及。


他们似是等待什么,近处飘来几点仿若近在眼前,又悄然在外的歌声,打着旋地往耳朵眼里钻。闲聊声渐渐弱了下来,小鬼们跺跺脚,急切的像是要抖掉身上的虱子,等待往往是他们最难以忍耐的一大难题,说来正好,不到片刻这个难题便得到解决。 


眼前一片朦胧,朦胧中伴有一丝光亮,微弱而又迅猛的敞开了一片光怪...

2018-08-26

虫铁/Adherent

◆ Adherent

我曾穿梭楼宇,飞越皇后区
身披年轻雕刻成的粗陋战甲,
和满怀一腔热血的心,
银白色的丝线昭告我的功绩,
然而我所作所为,在他成熟略历前,
不过小孩子的拙劣把戏,不堪一击;

斥责灼热的缠绕住心脏,
反驳梗塞在喉口,颤抖窒息
湿热的风划过冰冷感官,
仍不敌面前刻意抑制的怒气,
比俯瞰街道城池蔓延四肢的渺小感,
还要令人寒心;

埋葬在废墟下卑微的本性,
除却战衣的无能为力,
倒映于水中的泪迹,
数不清的欲言又止,
抬而又落的手臂,
和最终那个,渺小的,起起伏伏的心。

我只想伸手触及他的领域,
诚惶诚恐赠予一颗年轻的心,
用滚烫的蓝色火焰,
充斥交错的灵魂碎片,
喂养他流淌蜂蜜的眼睛,
我还想,还想好多好多,...

2018-08-04

虫铁/小王子

◆ 小王子


他在拥抱夜晚。

托尼醒来,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夜幕像一层层相互纠缠在一起的雾气,温柔的敷在他身上。他白皙而纹路细腻的手指穿插其中,雾气便被散落成细沙,从指尖划出去随风摇曳。

他应该是一个王子。

王冠掉落在地板上,锦袍滑落到腰腹间,蓝色包围了他。是的,无穷无尽的蓝色。从栏杆缝隙渗透进来,把洁白一片的世界渲染。像是夜晚的恩赐,又像是黑暗的施舍。鸟笼掩埋在丝丝云雾中,周身都是干净的没有沾染一点点杂质的蔚蓝苍穹。可唯有他没被染上蓝色,无论是肌肤,还是灵魂,保留着原本最空白纯净的时刻。

简直要入迷了,托尼心想。如果自己不是身处这个该死的瓶子里的话,...

2018-08-01

虫铁/花圃

 小孩子/双人视角

设定:废弃街道的角落的小花圃在杂草丛生后被Peter打理好,是幼年Peter的小世界。


Peter视角

——滚烫的心滴落,流淌成一条彩色的河,草木根植于侧,伸展出沾染纯洁颜色的花朵。

  我融入不了那群孩子的团体,他们总是喜欢给我贴上古怪的外号。

  这个时候,更愿意佯装无视,双手拉住双肩包的背带,僵硬而挺直身子从他们讥讽的目光面前坦坦荡荡的走过,于是紧握住胸前的英雄徽章,把它揪下,翘着轻快的脚步伸直手臂将它敞露阳光,眨眨眼,注视镶嵌在阳光下的泛着金光的小小圆形物体,奶声奶气地哼着欢快的调子,另一只手握...

2018-07-25

虫铁/蓝色的边际线和你的吻

人鱼/超慢热


  这样的酒会总让人心生烦躁。

  “怎么了,Stark先生,在女士面前走神可是很失礼的啊。”金色的被烫成微卷的发梢轻轻搭在Tony肩头,身子半遮半掩微靠在男人有力的臂膀上。

  平常应付的得心应手,或者说就算是肆意妄为也没人会说些什么。可或许是松懈过头了,被这些看似无害的女人们灌了太多酒水。

  灯光打在这些上流人士的脸上,精致的伪装把他们包裹成一个模子。

  烦躁愈演愈烈,手不自觉地揉乱了头发。大脑昏昏沉沉,疲倦的连敷衍都不愿去做了,身旁浓烈的香水气味更是熏得...

2018-07-21

© 延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