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温度

*一时兴起 短打


礼物


白色纸页摩挲着指腹,坚硬柔软的触感,方才片刻阅读过的东西早就掺了冗乱的思绪,纷纷都落了空。目光不时越过眼前的书页,偷偷掠向一旁书架上的盒子,先是一眼,接着再一眼,终于放下手中未曾翻过页的书本,站起身来,像是自己原本就预料过的那般,双手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捧下。

深褐色礼盒上绑紧了粗陋系好的黑褐双色礼结,又好像被无奈的细细整理过一番。盒中静静躺着一颗颜色朴素的概念灯。他轻手轻脚坐在地板上,指尖所触冰凉。身上的绿色长袍垂落,漾起一条条狭长的褶皱,于是悄然褪下,随手撂到触手能及的地方,并拉上帘子,在昏沉阴暗的屋子里,轻轻给灯通上电。


星星


小小的灯体内部骤然凝聚起一束明亮的光,随即蔓延到整个灯体,从中缓缓延伸出暖黄的浅淡灯晕,染亮了整片天空,在昏黑的背景下,红褐色的实木书橱,墙上的壁画,剪裁的报纸书页,桌上的精密仪器,包括自己轻轻搭在耳后和肩膀的蜷曲黑色长发,好像畏缩在阴沉的角落悄悄的低吟,都一丝不漏的点缀上几颗碎玻璃般的星子,像是灼灼燃烧迸发出的三两火星,高高的迸溅出来,火红的身体上被迫沾染上几分温暖的氛围。

手掌的纹路暗不可察,修长而骨节分明的形状,其上有浅浅流动的光点,仿佛深夜被海风吹动的漆黑水面,冰凉的泡沫波纹,边缘有被灯塔照耀的浮光曲线。轻轻蜷缩五指,直到握成拳,把温暖一点,一点缓缓收紧。

他闭上眼,微微舒展了眉头,从未有一瞬像这般放松。心神都恍若沉入水底,深深地,静静地,埋没进幽深黑暗的沉船旧地。眼睛都没有睁开,却仿佛能看见周围的星星点点,心里明了在这个狭窄逼仄的角落里,能收藏自己所有的心思,所有的真实都会在这时悄悄展露出来了,锋芒毕露都融化进这浅亮星光,这仿若童年时期不曾被人发现过的,完好无损保存在铁盒里的廉价贴纸。

...


再睁开眼时,都不知已过了多少时分,在半睡半醒中清醒过来,还尚未清醒、朦朦胧胧的思绪未曾与视线同步,眼前就出现了一个不容片刻考虑的大型物体。醒了,再睡会?听见他这样说。才恍然自己正枕在这人坐卧的腿上,半睁着的眼微微颤抖,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周围是否有看书时的强光的纠缠,精神不知该说是紊乱,还是平静,流淌并凝固成一股绳。只是从入目的第一眼起便不愿再错过一分一毫,努力忍受刚睁开眼时的不适,直到从恍惚的视野中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睛:浅蓝色的眼眸中倒映着斑斑流动的光点,仿若星星沉寂到眼睛里。洛基伸出手,轻轻抚摸他的脸颊、鬓胡、脖侧。因睡眠而更泛冰冷的手指触及灼热的皮肤不禁一颤,随即无意识的肆意游走于他的肌肤。索尔顺着人的动作,若即若离的贴近他的手指,距离保持得恰到好处。表面还挂着温柔的笑容,心底却泛起阵阵波纹,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玩火自焚。


END

评论 ( 1 )
热度 ( 7 )

© 延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