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铁/蓝色的边际线和你的吻

人鱼/超慢热



  这样的酒会总让人心生烦躁。

  “怎么了,Stark先生,在女士面前走神可是很失礼的啊。”金色的被烫成微卷的发梢轻轻搭在Tony肩头,身子半遮半掩微靠在男人有力的臂膀上。

  平常应付的得心应手,或者说就算是肆意妄为也没人会说些什么。可或许是松懈过头了,被这些看似无害的女人们灌了太多酒水。

  灯光打在这些上流人士的脸上,精致的伪装把他们包裹成一个模子。

  烦躁愈演愈烈,手不自觉地揉乱了头发。大脑昏昏沉沉,疲倦的连敷衍都不愿去做了,身旁浓烈的香水气味更是熏得人头脑发胀,在下意识推开人之前,被助理救场般地把这位不知分寸的老板拉到外边吹风。

  微凉的海风拂面,使人头脑清醒了几分,因为特殊的习惯,即使是派对也要在无人打扰的地方举办。像是这样在酒会结束,把人们遣送回去后,自己则是一个人浸没在僻静中,耳边纯粹自然的白噪音往往会使人心安。

  赤脚漫步在湿润的海畔沙岸,风从指缝中溜走。星子浸没在水中,仿佛本应属于大海。明明一颗不觉得显眼,轻轻点缀在泛着波纹的海面,顺着海浪悄悄卷走了,偷偷藏在深海里。可整个天空凑起来,就显现出了水的意识,自然而又有规律地映出一条条浮光的曲线,虚幻缥缈的,像是独属于这一瞬的光华。

  海面上流淌着闪烁浮光的波纹,那是星子的光亮,还是精灵的粉尘。

  波纹从近处的岩石向外延伸,消散。


  Toss up and down in the sea.

  Water infiltration into breathing.

  I held under the ocean.

  As if out of touch the world.


  岩石上坐着人,像是刚从水中跃出,头发在月色下还淌着水的流光,指腹沾连在脖颈处,低垂着睫羽,伴随着每一个转音轻轻颤动。

 

  The heart is buried in the deep seabed.

  Drop of water drop from the finger abdomen.

 

  如果从浅处究寻,慢慢顺着乐声深入,便能从中抓取到一瞬少年的影子。如漆黑的海底射入的一簇光,虽带着几分稚嫩却平稳的成熟,仿若一根看似脆弱实则硬挺的蜘蛛丝,让人没来由的觉得靠得住。

 

  Dripping into my lonely and fragile heart.

 

  尾音裹夹在湿哒哒的海风中消逝在海面尽头,不知不觉已离他几步远,裤脚浸湿在海水中,仍令人忍不住离他更近。

  眼睛倒映在对方碧蓝色的清澈的瞳孔中,被吸引的停在原地了。然而下一秒便被压上,肢体还未反应过来,琥珀色的瞳孔被放到最大。

  少年浸润在水中的身体像是湿润了的白霉干酪,年轻而又柔软的一塌糊涂。

  他的嘴唇苍白而泛青,吻却湿滑而黏腻。吹弹可破的触感,仿若果冻般让人想卷舌吞咽下肚。

  他的吻不青涩,却仍让人觉得纯洁,原本两束陌生的气息交相融合仿佛本就相识,在久别重逢的吻中融为一体。鼻尖相抵,呼吸交缠,原本试探般的摩擦轻触,随即转而唇珠被不紧不慢的细细舔舐,急躁而富有情欲,带着少年的色彩。四片唇叶分离时牵粘出唾液的丝线,又急不可耐的双双融化在一起。被对方用舌尖探入口腔,呼吸渐渐转为急促,随即温柔的结束了这个吻。

  “Peter.”

  耳边传来酥麻的感觉,低沉而爽朗的余音。再度睁开眼时,舌尖挑起轻笑的少年在夜晚尤为闪光。Tony把手转移到胸膛,心呯呯直跳的,究竟是内心呢,还是酒精作祟呢。

  眼睛聚焦,Tony认真看向眼前的人,他碧蓝色的眼睛下闪烁着的两三朵鳞片,薄如蝉翼,在星星和月亮的照耀下烨烨生辉。鳍状的耳朵透明色,却有着冰冷棱角的轮廓。头发倒是柔软的很,可那双眼睛最是闪烁,流淌着感情的。明明是初次相识,从中涌动的却是仿若相识已久的平稳。

  “你...”Tony还未讲话,一根手指竖在他刚被吻的麻痒的嘴唇上,“嘘。”大脑还未整理好的思绪又被揉乱。少年的手触及冰凉,放在Tony的脸上,相反Tony带有温度的肌肤让他惊颤。

  “叫我,Peter。我喜欢听你这么叫我。”沉醉在男人的琥珀瞳中,那点缀着蜂蜜的眼睛让人忍不住轻啄。

  Tony轻轻推开他,让彼此的眼睛认真对着对方的脸,“听着Peter,这种事只能对喜欢的人做。”

  “我是在对喜欢的人做啊。”耳边传来轻笑,Peter双手支撑在Tony身上,眼睛散发出莫名的光,“不然在我歌声停止时早已经...”并意味不明的拉长了尾音。

  早已经把我吃了吗。Tony心想。这听起来可不太好笑。

  ‘人鱼’存在于谣传中,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的形态,在静僻的地方设下陷阱,金色的长发,顺滑的肌肤,眼神带着魅惑的光。用凄美的歌声吸引来往的渔人,用冰冷的双手把人拖入水中,再是时候张开獠牙让血液在水中蔓延。

  然而看着眼前的人,或者说是人鱼,不知为何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Peter的指腹摩挲着Tony的唇瓣,他的声音富有魔性的萦绕在Tony耳边,比起人鱼,更像是巫女,诱惑和引导着,“带 我 一 起 走 吧。”

  Peter仰起身子,尾鳍猛地拍击水面,片片规则整齐的鳞片晶亮地闪烁光芒,带起激烈的水花。眼睛里含着纯洁的情欲。

  “知道和喜欢的人心灵相通的感觉吗?”Peter把Tony的手贴到他的胸脯上,感受到年轻心脏的跳动,在砰砰直跳着呢。

  借用尾鳍的肌肉一把拉起Tony,唇瓣又是相接触,他的指腹陷进Tony发间,Tony的双手环抱在Peter腰间,人鱼都是这样大胆而热情的吗。手边的感情在情欲正浓的时候,手上好像莫名碰触到什么了。

  被水梳起到耳后的短发不知在什么时候延长到腰部,少年还不知情,仍然想要把人拉入怀中。却被下身陌生的感触刺激到,两人一齐向下看,相同的身体构造让Tony哑然。

  今天让他惊讶的事情太多了。

  仅仅是沾染了人的气息便会这样吗,这也太奇怪了,他从没有听说过这个。不,这已经不是称得上奇怪不奇怪的事情了,一般来说应该会让人想到诅咒或者巫术吧。无论哪个听上去都不像是什么好消息,可是他的心里没有一丝恐惧。

  长发的Peter稍显稚嫩,他的眼中第一次透露出疑惑,“按人类的说法,是长出双腿了吗?”跟直到刚才为止一直把握主动权的Peter相比,Tony显然更喜欢这样的Peter。

 “还适应吗?”Tony伸手顺着他长长的头发,银白色的长发也跟他印象中的人鱼的形象不符。像在月色与星光下闪耀着的蜘蛛丝,细长而柔顺。海风吹拂着,让散乱的头发充满了视野。

   “多少有些奇怪的感觉,不过能和Stark先生相同,感觉很棒!”

  耳边响彻着Peter的笑声,像个孩子一样。Peter饱含新鲜感的甩着他的长发,脚步生疏的跑动着,小碎步迈到Tony眼前。碧蓝色的眼睛倒是没有改变什么,像宝石一样晶莹透亮,点缀着星子的碎沫,眼中倒映着Tony,Tony心想Peter会不会同样在他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呢。

  “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Tony都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有多么柔和,他的手还插在Peter的发间,从Peter的视角来看像是抚摸着他的头部,蜜色的眼睛倒映着他,眼中的宠溺一览无遗。他的眼中仅仅映照着‘他’。

  没有丝毫防备的被Peter扑了一个满怀,看着像是少年,却比他还高呢,大型犬一样的扑上来了,伴随着满满的笑意,“啊...海神的旨意吧,不觉得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缘分吗?”

  “真是的,认真说话。”

  被轻轻捶了一下头的Peter噘着嘴,小声嘟囔着,“刚刚在酒会门口不是有个散发着抹香鲸粪便味道的女人吗,她是这样称呼你的。哦真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能忍受在身上涂这种东西。”

  “抹香鲸的粪便?”

  Tony不顾形象笑了起来,眼泪偷偷从眼角溜出来。也是,对经验尚浅的Peter来说这味道太过浓郁了吧。

  于是认真的解释了,“对她们来说是一种提升品味的东西吧,我也不是很能理解。”两人笑着,闹着,一齐伏在了沙滩上。

  眼神相互交汇,面对面躺在沙滩上,远处会场的光渐渐减弱,男男女女客气的执行着应有的礼仪,助理对老板的消失早已见怪不怪,有条不紊的安排着离场秩序。刚刚在谈论什么都忘记了,时间也静止了,沉醉在彼此的眼瞳中,无声无息,海浪冲击着他们的脚踝,被打湿的沙滩也让他们的衣服湿漉漉的,沾上水渍,和他们那个湿哒哒的吻一样。

  少年的声音缓慢而低沉的阐述着自己的心意,“沾染人类的气息、跟人类结合了就没有我们存在的意义了,迟早会从这片海域被赶出去的。”说话间,他的额头被轻轻抚摸着,把刘海的碎发仔细整理好了,“你知道吗,Stark先生,交互融合的时候,空气中都是熟悉而陌生的气息,但我一点都不感到抗拒,鳞片都在兴奋的颤抖。”

  “会回去的吧,那么带我走吧,好吗?Stark先生也没有固定的人类伴侣吧。”Peter指尖点着他的脸颊,温暖的气息不舍让人离去。对Tony来说现在的Peter更像只撒娇的小猫,察觉到离开的气味便把招数统统亮出来了,脸颊上被这只小流浪猫用爪子一点一点的。好像欲擒故纵似的。没办法,谁叫他吃这套呢。

  浮光不知何时消失了,和Peter一样,都在不知不觉中浅浅融化到哪里去了。

  又是一吻落下,淡淡的仪式感。

  “带我走吧,Stark先生,逃离到大海尽头。”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80 )

© 延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