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铁/花圃

 小孩子/双人视角

设定:废弃街道的角落的小花圃在杂草丛生后被Peter打理好,是幼年Peter的小世界。




Peter视角

——滚烫的心滴落,流淌成一条彩色的河,草木根植于侧,伸展出沾染纯洁颜色的花朵。

  我融入不了那群孩子的团体,他们总是喜欢给我贴上古怪的外号。

  这个时候,更愿意佯装无视,双手拉住双肩包的背带,僵硬而挺直身子从他们讥讽的目光面前坦坦荡荡的走过,于是紧握住胸前的英雄徽章,把它揪下,翘着轻快的脚步伸直手臂将它敞露阳光,眨眨眼,注视镶嵌在阳光下的泛着金光的小小圆形物体,奶声奶气地哼着欢快的调子,另一只手握着不知哪里捡来的树枝在空气中来回比划。

  目的地是一个废弃街道的小角落,街道两旁都是堆聚的碎落的巨大石块和没有人为管制的自由生长的杂草。原本是被波及的受伤街区,可重修的工程被搁置,估计是因为本来住的人就少,没有什么商业价值,即使不往里面白白投钱也没有什么人敢来追究责任。可我哪里知道这些,不过是被个头大些的孩子追赶,无措地躲到这里罢了。

  拐个弯,有被树木错杂交缠的墙壁,把后面的花圃遮挡的完完全全。

  可以看出原来主人的认真,花圃没有花盆栅栏之类的阻拦,各种花草自由生长,即使时间长久杂草趁机篡取养分,却仍然察觉花草的灵性。

  身处这里,身心都难得放松,像长出了翅膀,轻盈的双翼带我穿梭枝干之间,穿越层层叠叠的枝叶,大海的波浪卷走我的意识,束缚我的腰肢,头脑响彻上古人鱼的摇篮曲。阳光学着沙漠的样子碎散成金砂,全面地渗入皮肤的缝隙,肌肤表面宛如镀了一层金色薄膜,被树脂眷顾,在灼热的阳光下被世俗亲吻。

  赤脚踩在草地上,草尖依然固执地从趾缝中挣脱,微弱的力量细腻的本性,心灵柔软的使得脚步不由得放轻。踮起脚尖奔跑,舞蹈于玫瑰香味的自然芬芳,眉宇松散,却也有些轻微的提拉米苏气味,是错觉吗。小小的手掌轻轻覆住薄如蝉翼的花瓣,花朵是充满螺旋的陷阱,令人晕眩,栽倒了,心脏刺向花下隐藏的尖刺,却飞蛾扑火般的令人不能产生拒绝的心情。手掌覆住的好像不仅仅是花瓣,更像是小王子的B612星球。花瓣裹夹在微笑的唇叶间,像是德尔马熟食店夹了酸黄瓜的三明治,妄想染上玫瑰般鲜艳的色彩。

  是梅雨季节,手掌伸出伞外,模仿着热播的肥皂剧的女主角。雨点冰凉的触感从张开的指缝漏下,一瞬间突破了孩童的保护伞。沉默的雨点无节奏的侵入土壤,敲击在心灵边缘。冷的起了鸡皮疙瘩,清凉的空气涌入鼻腔,沁人心脾,鼻息都带了几分冷意。站着,静了,谁也不知道脑海在想些什么,就连我也不知道,只是下意识地,就静止了。就像不知道绘本里的勇者与恶龙为何就擅自定义人为勇、龙为恶。

  雨水描摹着玫瑰少女的姿态,指尖轻轻挑起花朵的支点,稍稍动作便牵引着浸润玫瑰香气的露珠纷纷掉落,砸落到蛛网上。像一颗颗玻璃弹珠,镶嵌在草丛中的宝石,透过它们能看到放大的小小花圃。

  然后就透过它们,看到了。

  身子隐没在红玫瑰丛里,平静的眸子忽地闪了光。 
 
 
 
 
 
 Tony视角

——就像沙漠中的旅人扑着一抹绿色,迷途中的精灵踏得一丝星光,就像河神从水底捞出了的易碎品。 
 

  逃离熙攘的街区,攀上一条废弃街道的树枝午睡。泛着玫瑰香气的微风拂动短发,恍惚间有蝴蝶爬上满是老茧和细小伤口的手,细小的触角一点一点,从我手里寻觅甜蜜的味道,和男孩子咯咯直笑的声音。

  在男孩之前我就来到这了,穿梭楼宇之间观察四方,偶尔会找到这么个安静的小地方。抱着私人爱好把花圃稍稍打理,没想到对于干净程度的把握还比不上一个被排挤的小男孩,本来以为就那么偶然的一次,没想到他与我的品味相同,时不时就来这么一趟,拖着他的小铲子照顾这些花花草草,虽然与小孩子品味相撞令我心里有丝毫不爽,但出于有趣还是躲在一旁悄悄观察他。

  说是悄悄,说是观察,也不过像现在这样,正大光明的潜伏在他头顶上,带着昏沉的睡意,清醒时偶尔撇他那么个两眼。他柔软的浅棕色头发流淌着咖啡酒,却是调酒师怎么也调不出的颜色。削瘦却柔软细腻的四肢是否像提拉米苏的奶酪糊般香滑甜腻,还真是跟这些花花草草配得很,只是这单纯的性子怕是会被名为世俗的东西啮噬殆尽吧。

  偶尔馋得慌,便随意盘腿坐在树上,嘴角卷入提拉米苏的碎屑,舔舐手上残留香甜和苦味的可可粉。毫无身份的用手抓来了吃,反正也不暴露在闪光灯下,不,即使脚后跟紧贴记者的追捕,我觉得我依然会这样做。不过嘴里的淡奶油倒是合我的口味,像这个男孩,不会甜腻的过分。男孩会在光影中穿梭,像只上蹿下跳的小刺猬。阳光刺穿云块,舒展、蔓延,过滤于层层叠叠的树叶温柔的在男孩身上镀上一层金边。精灵别在他的耳后,单薄的羽翼抖了抖,在后脚跟疏散成一缕缕丝线般的粉尘,透明而带有太阳的气息。

  微笑的嘴角,晶晶亮的眸子,和不知疲倦的脚步。

  自制的手甲反射银色的光,边边角角还有锈迹。像是在昭告封锁不了男孩的冒险行动。

  好奇心满载,不过我并不讨厌这样。

  他的脚步停不下,拖鞋的脚印在水洼中拖出一条长长的印迹,鞋帮缠绕了一圈泥泞,手里还托着酸黄瓜三明治,趿拉着拖鞋吭哧吭哧小跑过来。明明打着伞,却湿了大半个身子。雨水从肩膀掉落,阴沉的氛围笼罩男孩的躯干,唯独遮不住透着光的眼睛,破开天幕和雨帘。他抚摸玫瑰的茎叶,轻挑瓣尖,手甲和英雄徽章泛亮,小小的手掌握成拳头,眼神闪着尖锐的光。

  就在这雨中,可能让男孩在夜幕中悟彻什么道理的一瞬。

  命运让我从树上栽倒下来,不仅沾了满身的泥泞,还有种成了被盯上的猎物的感觉,不禁打了个冷颤。

  哎呀,真糟糕。 

 
 When you look into his eyes and he looks at you, everything seems to be special.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延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