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铁/Adherent

◆ Adherent

我曾穿梭楼宇,飞越皇后区
身披年轻雕刻成的粗陋战甲,
和满怀一腔热血的心,
银白色的丝线昭告我的功绩,
然而我所作所为,在他成熟略历前,
不过小孩子的拙劣把戏,不堪一击;

斥责灼热的缠绕住心脏,
反驳梗塞在喉口,颤抖窒息
湿热的风划过冰冷感官,
仍不敌面前刻意抑制的怒气,
比俯瞰街道城池蔓延四肢的渺小感,
还要令人寒心;

埋葬在废墟下卑微的本性,
除却战衣的无能为力,
倒映于水中的泪迹,
数不清的欲言又止,
抬而又落的手臂,
和最终那个,渺小的,起起伏伏的心。

我只想伸手触及他的领域,
诚惶诚恐赠予一颗年轻的心,
用滚烫的蓝色火焰,
充斥交错的灵魂碎片,
喂养他流淌蜂蜜的眼睛,
我还想,还想好多好多,

不甘年岁划分的官方距离,
想把那份赤诚的感情亲口提及,
想从死神的镰刀下打擦边球,
偷来几秒生命换取好好看看你的眼睛,
想在走马灯里多描摹你的轮廓,
在死亡边缘做个完美结局的梦境。

我还不想走,
心在痉挛,
四肢麻木乏力,
头脑思绪不清,
呢喃的哽咽表明我的无措,
呼吸的急促告知我的惊栗。

我唯一的本能,
就是紧紧揪住最后一根神经,
纵使全身发软无力,
也要从眼角末梢跳跃出,
妄图从灵魂进行心灵感应,
告诉那个不可昭告众生的秘密。

紧紧攀住你的身躯,
年轻人扮演的成熟不攻自破,
勇气也顺其自然消逝的一干二净,
突如其来的死亡关卡强制产生不可抗的冷静,
我要从你温暖的怀抱逃走了,
原谅我无法继续追随。

I ’ m sorry.

评论 ( 6 )
热度 ( 15 )

© 延冬 | Powered by LOFTER